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古代言情 > 正文

他等你很多年完整目錄在線閱讀 (夏沐宋羨知) 大結局無彈窗

奶昔奶昔 2019-06-30 13:12:45 1

他等你很多年完整目錄在線閱讀 (夏沐宋羨知) 大結局無彈窗 古代言情 第1張

《他等你很多年》已上架微信公眾號:蘭花文學,關注后回復:他等你很多年 或者書號:866 即可閱讀全文

他等你很多年完整目錄在線閱讀 (夏沐宋羨知) 大結局無彈窗 古代言情 第2張

他等你很多年

分類:古代言情主角:夏沐宋羨知

《他等你很多年》小說簡介

小說主人公是夏沐宋羨知的小說叫《他等你很多年》,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桑小漁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你看,有些人,你想躲,她偏偏不讓你如愿。陳粒諾給宋羨知的感覺就是這樣。他很怕遇見不講道理的女生,這與她長得好不好看完全沒有關系。他對女生的認識還僅僅停留在性別的區分上。如果說夏沐是女人的代表性,那也僅...

《他等你很多年》 第十六章 陳粒諾 免費試讀

你看,有些人,你想躲,她偏偏不讓你如愿。陳粒諾給宋羨知的感覺就是這樣。他很怕遇見不講道理的女生,這與她長得好不好看完全沒有關系。他對女生的認識還僅僅停留在性別的區分上。如果說夏沐是女人的代表性,那也僅僅只是因為她特殊的明顯區別于其他女生的性格,與五官美不美沒有半分關聯。他直線的思維方式常常沒辦法應付像陳粒諾這種不講邏輯的女生。

他經常覺得和這樣的女生聊天簡直就是自找苦吃,她們麻煩的程度絕對比在家里伺候曾倩怡化妝還要恐怖百倍。

那天,陳粒諾穿了一件白色的長毛衣,長度剛好蓋住了膝蓋,毛衣的下擺有一束一束的流蘇,也是白色的。腿上穿著一條肉色的打底褲,不仔細看則會以為她光著腿沒穿褲子。

2005年,還很少有女孩子會像她那樣穿。難怪夏大叔會用傷風敗俗來形容她。在長輩的眼里,那樣的打扮確實傷風敗俗,還很欠收拾。

昨天晚上,小區里沒有燈,月光也只足夠看清她的身形,至于她的五官,他只看了四分,其余六分,他也沒有作任何想象,所以當他近距離地看到陳粒諾的長相的時候,心里還吃了一驚。讓他驚訝的是,這個女生,眉眼上似乎跟夏沐還有幾分相似。這讓他格外意外,不過這種感覺只維持了兩秒,很快就被他否決了。

夏沐的干凈是像春天山坡上的一縷輕風,自然純潔,無公害。

而這個女生,單單只是眼睛里就透著某種怪異的與她這個年紀不符合的成熟。

宋羨知看著她,臉上的表情淡淡地,問到,“你找我有事嗎?”

陳粒諾笑了笑,左臉頰的梨窩有半分凹陷,頭一歪,漫不經心地說,“沒事。就是無聊。”

宋羨知說,“那我回家了。”

說完,他就越過她,朝家的方向走去,走了沒兩步聽見身后的人叫他,聲音還很大。

“喂,你等一等。”

宋羨知下意識停住腳步,轉過身望著她。他習慣把書包單掛在肩膀上,一只手拉著書包的帶子,另一只手則豎在腿邊,一副好好學生的樣子。

陳粒諾離他有五步左右的距離,她懷里的那只貓慵懶地閉著眼睛正在睡覺,沒成想,被自己的主人隨手一拋,小貓在空中嚇得猛得睜開眼睛,喵喵叫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宋羨知條件反射性伸出雙手橫空把小貓接在手里。書包便滑落下來重重地砸在地上。

場景頗有些滑稽。

陳粒諾便開心地拍手跳起來,“哇,你好厲害。你竟然接住了哎。你平常肯定喜歡打籃球,所以你才會接得又快又準。”

宋羨知雙手抱著貓,因為驚嚇而有的氣息起伏,嘴里哈了一口氣。他很生氣,雙眼瞪著眼前這個可惡的女生,“你干什么?你這樣會摔死它的。”

“不會啊,我知道你肯定會接住它的。我猜對了啊。”陳粒諾理所當然的樣子。

宋羨知發現自己的思維和這個女生根本不在一個調上,他把手里的貓往地上一放,然后把書包撿起來像之前那樣搭在肩上,調頭就走。

陳粒諾在身后追他,“不要這么酷嗎。明天放假,你去哪兒玩?”

明天是國慶七天長假的第一天,這一天,宋羨知一般會去頌聲一中打籃球。但此刻,他突然很煩身后的這個女生,于是撒謊說,

“不出去玩,在家里寫作業。”

“后天呢?”

“后天也寫作業。”

陳粒諾覺得好笑,“你有很多作業要寫嗎?還是因為你是個學渣,寫不出作業,所以用的時間比較多。”

宋羨知腳步頓住,臉上有微怒的表情。

他生平最討厭別人質疑他的成績,從小到大,他可都是全年級第一的學霸。當了這么多年優等生,逢人無不是稱贊他好的,還是第一次聽見別人說他是學渣。

“我可是頌聲一中高一年級的第一名。”

“哇噻,那你了不得啊。第一名哎,用得著花兩天時間寫作業嗎?”

宋羨知一時語塞,站在哪里半晌說不出話,憋了半天,他丟下一句,“我回家了。”就走了。

陳粒諾沒有追上去,而是彎腰把她的貓抱在懷里。

宋羨知走了兩步,突然想起之前夏大叔說的話。于是,他轉過身又重新走到陳粒諾身邊叫她。

“哎。”

他發現自己記不住她的名字,昨天晚上,她似乎有說過她姓什么叫什么,但他完全沒記住,像一條魚的記憶,忘得一干二凈。但這并不要緊,他想說的是,“你以后不要在小區里大聲叫我的名字,這樣影響不好。”

“你怎么知道我叫你名字了?”陳粒諾抬起頭望著他問,好看的大眼睛星星點點。”你不是在學校上課嗎,難不成你還有順風耳?“

宋羨知望了一眼不遠處的門衛室,說,“剛回來的時候,夏叔告訴我的。”

陳粒諾哼了一聲,表情嫌惡,指著剛從門衛室走出來的夏大叔,他手里拿著掃把正在掃門口的落葉,身形佝僂,已是花甲之年。

陳粒諾語氣惡劣,“你說的是那個糟老頭?”

宋羨知從小就喜歡跟著夏大叔玩,有時候宋校長和曾倩怡工作忙,總是喜歡把他往門衛室一放扔給夏大叔照看。他就在夏大叔的門衛室玩上一整天。當然,幼小的他,對此不會有太多記憶。是曾倩怡常常教導他長大后要給夏叔養老送終。有時候,大人的玩笑話,聽在孩子耳朵里都是認真的事。對他來說,夏叔就像他的半個爸爸。他就是打算給他養老送終的。他年輕時結過婚,結婚剛一年,老婆就因為難產母子雙亡。他膝下又無子,在宋羨知心里,夏叔,是個很重要的人,是需要自己去善待的人。

所以,陳粒諾剛剛說的那句話特別的沒有禮貌還很粗俗,這顯然讓他很生氣,眼睛里迸出一抹陰冷的光,說,“你怎么那么沒禮貌。”

這句話多少傷了陳粒諾,她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種受傷的表情,看著他冰冷地還很動氣地說,“我又不是你這種好學生。我就是沒禮貌的野丫頭,你管我。我姥姥都不管我。你算哪根蔥。”

其實語音剛落宋羨知就有些后悔了,他很少對女生疾言厲色,總是彬彬有禮且保持一定的距離。但陳粒諾的這句話也讓他十分火大,他想著自己又不認識她,連個朋友都算不上,何苦跟這么個沒教養的野丫頭浪費時間。但他又受過曾倩怡”男人應該無條件對女人好“的教誨,所以讓他直接走掉,他又辦不到,這十分沒有男生的風度和氣概。

氣氛很尷尬,一陣陰風吹過來,發黃的樹葉嗖嗖下墜。偶爾有背著書包的男生女生路過,都會不自覺地回頭看他們一眼。都是住在小區里的人,就算不認識,平常也會經常碰見。何況作為別人家的孩子,宋羨知一直很有名。而陳粒諾長得好看,打扮又格外新潮,引來幾個注目禮,理所當然。有兩個男同學認出了宋羨知,看他的眼神便多了幾分詭異的色彩。

宋羨慕感覺很不自在,正是曾倩怡下班的時間,他害怕被她看見,那時候,他就算有八張嘴,也解釋不清了。

他原本想直接走掉,但目光落下,看見陳粒諾一臉受打擊的樣子,就禮貌性地說,”我回家了,“

陳粒諾沒說話,而是把她手里的貓放下,大灰貓在她腳邊膩歪著不肯走,她抬起腿踹了它一腳,大灰貓痛苦地叫了幾聲縱身一躍,跳進了旁邊的灌木叢中。

兩個人就這樣不歡而散。

小說《他等你很多年》 第十六章 陳粒諾 試讀結束。

熱門文章
新快3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