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玄幻魔法 > 正文

《陰陽醫仙》小說主角林煜全文章節免費免費試讀

奶昔奶昔 2018-08-14 18:34:50 953

《陰陽醫仙》小說主角林煜全文章節免費免費試讀 玄幻魔法 第1張

《陰陽醫仙》已上架微信公眾號:袋鼠書城,關注后回復:陰陽醫仙 或者書號:021 即可閱讀全文

《陰陽醫仙》小說主角林煜全文章節免費免費試讀 玄幻魔法 第2張

陰陽醫仙

分類:玄幻魔法主角:林煜

《陰陽醫仙》小說簡介

小說主人公是林煜的小說是《陰陽醫仙》,本小說的作者是一念創作的都市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第7章禮不能廢“七成?”劉鴻遠愣住了,他微微嘆道:“七成……已經不錯了,如果我能學得師父一成本領,成就也不會僅限于此,不過師父那些日子的稍加點拔,已經讓我開竅了不少,好在這些年我沒辱沒中醫,沒辱沒他老...

《陰陽醫仙》 第7章 禮不能廢 免費試讀

第7章禮不能廢

“七成?”劉鴻遠愣住了,他微微嘆道:“七成……已經不錯了,如果我能學得師父一成本領,成就也不會僅限于此,不過師父那些日子的稍加點拔,已經讓我開竅了不少,好在這些年我沒辱沒中醫,沒辱沒他老人家的名聲。”

“師兄言重了。”林煜笑了笑,他的說法有些保守,其實他現在已經有了一塵道人九成的真傳,說七成,是怕劉鴻遠心里不好受。

正在這個時候,響起了敲門聲,劉鴻遠走過去打開門。

“劉老,我是橫宇集團李總的司機,我們李總現在身體有些不大舒服,想請您過去瞧瞧。療養院的毛院長打過招呼了吧。”來人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說話間送上了手中的名片。

劉鴻遠現在雖然退休了,但是他在江南市療養院掛個職,療養院里一般都是退休的老干部或者是江南市大領導才有資格住的,不過橫宇集團的李相和身份也是響當當的,所以療養院的領導也會賣他幾分面子。

“毛院長確實是提過,我這就過去。”劉鴻遠點點頭。

“師兄,你去忙吧,我改天在來看你。”林煜站了起來。

看到林煜,劉鴻遠心中微微一動,他笑道:“小煜,這趟診,你替我出了吧。”

“我?”林煜微微一愣,隨即笑道“師兄,我沒有行醫資格證啊。”

“這個不用,有我推薦就行了,這是橫宇集團李總的司機,李總是位慈善家,在江南名聲很響,你跟他過去一趟看看李總是什么情況就行了,我相信以你的醫術,這不是什么難事吧。”

林煜明白劉鴻遠的意思,自己剛到江南,人生地不熟的,他這是為自己鋪路,治好了李總的病,也算是結下一份善緣。能請得動療養院老資格醫生的,想必身份也沒那么簡單。

“那好,我就替師兄跑一趟。”林煜點點頭道。

“回去告訴李總,我今天有點事情不方便出診。這位是我的小師弟,醫術比我要高的多,讓他代我出這趟診吧。”劉鴻遠向門口的司機吩咐道。

“這……劉老。”那司機傻眼了,他是老板派來接劉鴻遠的,劉鴻遠的醫術在江南界很響,現在劉鴻遠讓林煜代他去,這樣合適嗎?

再說了,林煜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年輕人,他能有多高的醫術,他回去該怎么向老板交待?

“去吧,隨后我會向毛院長和李總解釋的。”劉鴻遠道。

無奈之下那司機只好點了點頭,雖然有些不樂意,但想來劉鴻遠也不會亂來的,既然他推薦這年輕人,那這名年輕人就一定有點能力。

“師兄,那我改天在來看你。”林煜起身道。

“好,這一次麻煩師弟跑一趟了。”劉鴻遠笑道。

“不麻煩,謝謝師兄如此為我著想。”林煜笑了笑,和司機一起走到了樓下。

一路無言,司機直接開著車來到了郊外的一處別墅莊園處,這里是一個隱于都市的別墅群,每一處別墅都有自己獨立的院落。在寸金寸土的江南市,這里的每一幢別墅都是天文數字。

司機把車開到了十二號別墅前,把車停到院內的停車場內,院內有數幢獨立的別墅,司機停好車以后引著林煜來到了一幢別墅前。

這棟別墅門口兩側站著六名身穿黑色西裝的保鏢,這些人身桿筆直,不難看出來是軍人出身。

據林煜所知現在的保鏢有一部分是保鏢公司,有一部分則是私人高價請來的退役特種兵,眼前的這幾名保鏢,單看氣勢就知道實力肯定不弱。

司機上前對最前面的那名保鏢說了幾句,這名保鏢點點頭,轉身走進了別墅,片刻以后,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人從里面走了出來。

這名中年人叫趙俊明,是橫宇集團老總李相和的秘書,也**管家,也正因為他是李相和身邊的紅人,所以他的態度顯得有些傲慢。

“趙管事,就是這位。”保鏢伸手向林煜一指。

“我不是請了劉鴻遠來嗎?怎么是你?你是什么人。”趙俊明看到林煜,眉頭一皺道。

“我是劉鴻遠的師弟,我們兩個同在一起學習過醫術。我師兄今天有事情,所以讓我代他出這一趟診。”林煜淡淡的說。

“胡鬧。”趙俊明的神色變了,他喝道:“他劉鴻遠的架子也未免太大了,連李總都請不動他了?請一個嘴上無毛的小子給我們李總治病?”

林煜心里有些不悅,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淡淡的說:“我師兄是醫生,醫者父母心,不會向病人擺架子,他既然讓我來,那就有定有他的道理。”

“你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年輕,能有多高的醫術?他劉鴻遠這還不是在托大?哼,改天我倒要問問毛院長,是不是不把我們李總的身體放在心上了。”趙俊明冷笑道。

“趙管事,你說的這話,讓毛院長很受傷啊。”林煜不冷不熱的說。

江南療養院本來就是非比尋常的地方,做為療養院的主事人,毛院長的級別至少是正局級,就算你李相和在江南有地位,但也架不住人家級別在那里擺著。

更何況,你一個小管家就敢趾高氣昂的去質問人家一個正局級的干部?你真的以為你主子是世界首富?

“你……”趙俊明也是高傲慣了,他這才發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江南療養院本來就是一個特殊的地方,就算是李相和本人,恐怕也不敢隨便對人家毛院長質問吧,他剛才是有些托大了。

不過向來高傲的趙俊明什么時候被一個沒有任何來頭的年輕人這樣教訓過,他正要招呼保鏢把林煜給轟出去的時候,一個聲音從門口傳來。

“趙管事,中心醫院的謝主任到了沒有?”

隨著說話聲,一名年紀在三十出頭的少.婦走了出來,氣質頗佳,看得出來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

她正是李相和的妻子嚴雪。

一見到嚴雪,趙俊明原本難看的像是要死了親爹一樣的臉馬上變得比菊花還要燦爛,他一溜煙的跑到了嚴雪的身邊,臉上帶著餡媚的笑意。

“夫人,您怎么出來了?估計快到了,那位謝主任可是中心醫院神經科一把手,有他過來,李總的病一定會有起色的。”

熱門文章
新快3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