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武俠動作 > 正文

黎十三小說閱讀 第六章 前塵舊事

奶昔奶昔 2018-08-30 17:22:33 338

黎十三小說閱讀 第六章 前塵舊事 武俠動作 第1張

《冥妝師》已上架微信公眾號:小強文學,關注后回復:冥妝師 或者書號:9285 即可閱讀全文

黎十三小說閱讀 第六章 前塵舊事 武俠動作 第2張

冥妝師

分類:武俠動作主角:黎十三

《冥妝師》小說簡介

主角是黎十三的小說叫《冥妝師》,本小說的作者是冥十三傾心創作的一本懸疑靈異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月黎越哭越傷心,好幾次都哽咽著,幾乎哭不出聲來。我學著電視里邊的那樣,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后背,漸漸地,她的哭聲越來越輕,最終停止了,我低頭一看,她居然在我的懷中睡了過去。四下看了看,這一樓是沒有辦法休息...

《冥妝師》 第六章 前塵舊事 免費試讀

月黎越哭越傷心,好幾次都哽咽著,幾乎哭不出聲來。

我學著電視里邊的那樣,輕輕地拍打著她的后背,漸漸地,她的哭聲越來越輕,最終停止了,我低頭一看,她居然在我的懷中睡了過去。

四下看了看,這一樓是沒有辦法休息的,我抱起了月黎,往二樓走去。

月黎很輕,睡著的她,在我懷中就如一只小貓,與平時冷冰冰女殺神般的她,宛若兩人。

二樓有好些個臥室,打開最大的那間臥室,一股香氣就撲鼻而來,看房間的格局,分明就是月黎的屋子。

這屋子里,最惹眼的不是大床和梳妝臺之類的,而是墻壁上掛著的寶劍。

這個月黎,怎么這么喜歡這玩意兒。

我將月黎放到了舒適而柔軟的大床上,打了個哈欠,干脆地躺到她身邊,這兩天的遭遇讓我感到疲累之極,不一會兒,我就睡了過去。

我是被一聲尖叫,還有身上的痛楚給驚醒的。

睜開眼睛,我已經摔在了地板上,而床上的月黎一躍而起,摘下手中的寶劍,唰地一聲響,長劍就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月黎鳳眼圓瞪,對我怒目而視,“你對我怎么了?你這個流氓,**之徒,我殺了你!”

怒吼聲中,長劍高舉,月黎就要殺人,我趕緊高呼,“拜托姐姐,你自己看看你和我的身上,衣服都沒解過,我能把你怎么樣?是你拉著我在靈前拜什么天地,你后來自己還哭得暈過去了,我好心把你抱上來休息,你卻這樣對我…”

我連聲解釋著,月黎停下了剛才的抓狂,眼睛盯著我,“我們,拜天地了?”

我嗯了一聲,點了點頭,咣當聲響,月黎手中長劍掉落到了地上。

而她也是身子一歪,又跌坐回到了床上,我一見這情形,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月黎姐姐,我可真沒有對你怎么樣,我也感謝你的救命之恩,不過現在,我得走了,再見……”

說話間,我趕緊轉身,往房門走去。

剛走了兩步,我只感覺到耳朵一緊,月黎鬼魅一般地站在了我的身后,并且扯住了我的耳朵,“黎十三你記住,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人,還有,你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須跟著我,最好是學會一些保命的東西……”

我打斷了月黎的話,一臉的驚訝,“慢著,你說什么?還有,我連你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而我也連你是什么人也不太清楚,再說了,婚姻大事,雙方父母怎么也得知道吧?也得見面吧?可是,我和我家人鬧翻了……”

月黎擺了擺手,打斷了我的話,然后,一番話語之后,我明白了她的身份,也明白了,她為什么要嫁給我。

原來,月黎出自于月門,也就是母親曾經告訴過我的,道門當中,最為神秘的月氏一族。

月氏一族擅長捉鬼降妖,在世間行走,降妖除魔,捍衛人間太平。

而月氏一族有一個特性,也是道門很多世家都有的特征,那就是不為五斗米折腰,并且月氏中人行事獨特立行,不與其他道門結交。

月黎告訴我,也就正是因為這么一點,她的父母在一次降鬼的行動當中,惹到了一個邪惡的神秘門派,結果父親當場慘死,母親逃了回來,卻也惹來了禍害。

月氏一族,被人圍攻,月黎被族人拼死放走,最終,月氏一族也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并且,月氏一脈,死去之人,全都被人用了禁術來迫害,都灰心煙滅,云飛魄散。

月黎曾數次用過生祭術,或是招魂術,從來沒有見到過自己家族中任何一個人的靈魂。

這些年來,她苦練家傳道術,一邊行走世間降妖除魔,一邊查找當年慘案的罪魁禍首,可一直沒有蛛絲馬跡。

這一次,我替慘死女孩化冥妝的事情,與她父母當年遇到的相同,是有人為了給夭折男孩配冥婚,特意選定八字相符的女孩,以殘酷的方法害死之后,配的陰婚。

月黎來到我的身邊,就是想要查出這一切的背后,會是誰在指使,哪里料到,那女孩慘死,那些施術之人,似乎某些地方出了差池,讓女孩成為了厲鬼,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我聽得似懂非懂,更也膽戰心驚,“月黎,那么,你又為什么要嫁給我?”

月黎瞪了我一眼,“你以為你這樣的流氓,我想要嫁你?還不是因為要吸引那鬼來,才必須要去做的。”

原來,柳映蘭逃過了靈魂被鎖那一劫,就必須要找到我這個給她施了冥妝術的人,與我配婚,帶走我靈魂,她就能夠投胎轉世。

為了吸引柳映蘭前來,所以,她假裝與我結婚,而月氏一族結婚的時候,就是將兩人的姓名,用食指靈血寫下姓名,然后用火焚燒,就表示二人永結同心,烈火為證,永不分離。

聽完了月黎的一番話,我撓了撓自己的腦袋,“這么說來,我是一不小心,揀了個老婆?”

月黎聽我這么一說,還帶著淚痕的臉頰為之一紅,一下子就揚起了手掌,我嚇得往后一退。

我也有些臉熱,一個大男人怕女人?

不過,我在心里邊趕緊安慰著自己,怕老婆的男人會發財。

月黎似乎也覺得有些不妥,收回了自己的手,但雙眼還是瞪著我,“黎十三,你說你和你家人鬧翻了,而我的家人都不在了,就不必那些世俗見面的舉動了,婚姻是我們倆的事,我們認可就行。”

“哦……哦……”我不斷點頭,眼睛則是盯著月黎瞄來瞄去。

月黎的臉紅了,又狠狠瞪了我一眼,“你看什么看?今后我們是夫妻,但是,我睡樓上,你睡樓下,敢上樓,打斷你的腿!”

說到這里,月黎揚了揚自己的拳頭。

“還有就是,你必須鍛煉身體,以及學習驅鬼術,我們要找到柳映蘭,度化了她,你才能夠繼續活下去,還有就是,一定要幫我查清楚當年慘案的直相!要不然,你永遠不可以上我的床!”

熱門文章
新快3游戏下载